美|马天硕

美|马天硕
这世界上有无数种喜好与寻求,但关于美的寻求是全人类甚至人间万物所一起寻求的。并且,美,无论是赤贫仍是赋有,无论是黄发白叟仍是垂髫儿童,只需你乐意,你就有寻求的权力。由于,美,不是其他,它便是你日子中的点滴;美,不在别处,它便是你心里世界的外在闪现。但是,何为美,大约一千的人之中,或许会有一千零一种答案。但不管是哪种答案,美一定是要让人赏心悦目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可美又分了好多种层次,有花枝招展的冷艳之美;有清新天然的柔软之美;有转瞬即逝之美;有源源不断之美……种种的美,最能敲动我心弦的,是那种漠然却悠长的美。于自但是言,美是溪流盘绕青山,修竹长成茂林,雅舍郊野,少了七分雕刻,近了七分天然。没有楼房树立的富贵街市,却能在乡下找到心灵的安静,美,便是心与天然连通的那一刻诞生。于人而言,美是白水鉴心,素面朝天,心里的温顺在眉宇间暴露,高雅的气质在举手投足间展示。妆容能够使一个人变得美丽,但假使没有内涵气质的支撑,也只能是惊鸿一瞥,之后就很难再动人心弦。假使一个人心灵是美丽的,即便表面不冷艳,也肯定算得上美丽。心灵美丽纯洁的人,她的眉眼面庞一定是大气温顺而透亮的,即便素面朝天,也是可贵的清丽脱俗。无须故意,安闲随性却也风情万种。这样的人,就像是一股清泉,总是在微小处给你新鲜感,她能带给你的或许不是一会儿的冷艳,但随着渐渐挨近、了解,她能给你源源不断般的美感。接近她,就犹如进入一座悠悠的禅院,让你感触到漠然清雅而安心。所以说,纵有千万种风情,最撩动人心弦的仍是内涵之美。于文章而言,美是不饰雕刻,随性而做,胸中有大义,笔下有山河。只需是心中有大爱,不需要左思右想,文章在行云流水之间诞生。真实美的诗句,没有富丽的辞藻,淡如水的文字却直达人心,诠释了人生的真理。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原本无一物,何处惹尘土。”简略的文字组合在一起,却大有深意,这便是美的诗句。“天清江月白,心静海鸥知。”没有大方激昂,却值得回味琢磨,在重复体会中,美淡淡流露。于日子而言,美是在有限的资源内把日子过到极致。野蔌、粗茶、淡饭也要吃的精美,在咀嚼之中感触到食物的本味,感触到大天然的奉送。野果能够酿酒,树叶能够拿来做书签,花朵能够制成干花装修家里的一角,还有什么比大天然愈加大方,只需你发现它的美,你就能够把日子过得丰满,过得夸姣又欢欣。阳光和书,淡酒和美丽的容器,白饭和木碗,只需你心里安定满意,这样的日子现已美到极致。我感觉,在日本人更长于发现日子中的美学。《小森林》中回归山林融入天然日子,一餐一饭皆是日子真理;《海街日记》最平平的日子也值得人思念;《美好的面包》寒来暑往,安静的日子和食物的香气里藏得满是美好。其实,美,无须故意寻觅,当你心里真实安静之时,美天然流露。这人间的美,无处不在,只需你打开心扉,只需你放下心中的杂念,只需你静静感触,美一向在你身边。更精确地说,美,一向在你心里。散文组 作者:马天硕 著作ID :100089点击这儿为TA投票